中青在线

来源:网络 关键字:【书评】何帆导读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·塞勒(三) 更新时间:2017-12-16 11:35:09
延伸:
本文除了聚合《【书评】何帆导读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·塞勒(三)》,免费提供的有关【书评】何帆导读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·塞勒(三)的内容之一,已有不少的网友认为此答案对自己有帮助!
    原标题:【书评】何帆导读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·塞勒(三)
    赢家的诅咒:娶走校花的兄弟,你还好吗
    何帆丨北大汇丰经济学教授海上丝路研究中心主任
    导语
    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被授予美国经济学家理查德·H·塞勒(RichardH.Thaler),以表彰其在行为经济学领域的突出贡献。
    塞勒现年72岁,先后执教于罗彻斯特大学和康奈尔大学,1995年至今任芝加哥大学商业研究生院行为科学与经济学教授、决策研究中心主任。
    塞勒的主要研究方向是行为经济学、行为金融学和决策心理学。他被公认为是现代行为经济学和行为金融学领域的先锋经济学家。同时,塞勒在储蓄和投资行为研究方面具有很深的研究造诣。
    作为行为经济学大师的塞勒出版过很多著作,其中一些已有中文版本,比如《“错误”的行为》(Misbehaving:ThemakingofBehavioralEconomics),《助推》(Nudge),以及《赢者的诅咒:生活中的悖论与反常现象》(Thewinner’scurse:paradoxesandanomaliesofeconomiclife)。
    何帆教授曾分别撰写过这三本书的书评,在此刊发以帮助大家更好地理解塞勒的经济学思想。
    为什么标王总是报价太高?
    20世纪70年代,研究油田拍卖的几位工程师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。假设有个油田的开采权要拍卖,有很多家石油公司来竞拍。谁也不知道这个油田在地下的储量到底有多少,只能靠自己猜。每个公司都会给这个油田一个估值。每个公司都按照自己对这个油田的估值报价。
    一般来说,公司会按照比自己的估值低一些的价格报价,而报价最高的公司获得油田的开采权。但在现实的拍卖中结果如何呢?这三位工程师发现,一般来说,竞拍中的赢家往往会变成输家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因为,最糟糕的情况是,油田的价值没有竞拍成功的公司的报价高,这家公司花的钱越多,亏得也就越多。稍微好一点的情况是,这个油田的价值比公司的报价高,但没有公司当初的估值高,所以公司也会觉得吃亏了。这就叫“赢家的诅咒”。
    真的有“赢家的诅咒”吗?还是说这只是一种极为反常的现象呢?1983年,两位经济学家马克斯·巴泽尔曼和威廉姆·萨缪尔森做了个实验。他们在课堂上拍卖一个存钱罐子,罐子里装满了硬币。学生们不知道里面有多少钱。每个学生都来猜,到底里面有多少钱。猜完了就竞价,出价最高的学生获得这个罐子和里面的硬币。罐子里实际上有8美元的硬币。他们做了很多次实验。学生们的猜测各不相同,平均估值是5.13美元。也就是说,大部分学生对罐子的估值都远低于真实价值。赢家的出价平均是10.01美元,这意味着,平均每个赢家要亏损2.01美元。要是经济学家每堂课都做一回这个实验,他们还能赚一笔小小的外快呢。
    赢家的苦恼
    课堂实验或许无法代表真实世界。但在现实生活中,“赢家的诅咒”比比皆是。比如,在1969年阿拉斯加北湾油田的拍卖中,赢家的出价是9亿美元,而次高的标价是3.7亿美元。这是不符合理性假设的。如果按照理性假设,赢家的报价和次高的报价应该相差不多才对。这只是一个特例吗?不是。研究者观察了很多油田竞拍,发现在26%的案例中,中标价是次高价的4倍甚至更高,在77%的案例中,中标价至少是次高价的2倍以上。
    从1954年到1969年,墨西哥海湾地区拍卖出了1000多份租约,其中有62%的租约是赔钱的,另有16%的租约勉强持平,只有22%的租约最后虽然赚了钱,但收益率并不高。我们再来看看身边的例子,最典型的就是央视广告“标王”。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,各家企业争相在央视砸下重金,抢夺“标王”的桂冠。1995年孔府宴酒的中标金额是0.31亿元,2015年翼龙贷花了3.6951亿元,才拿下“标王”称号。翼龙贷是一家P2P企业,董事长是王思聪。荣登“标王”宝座的企业当然有好企业,比如茅台,但大部分“标王”很快就变成了“倒王”。听我给你报报它们的名字:孔府宴酒、秦池酒、爱多VCD、步步高和熊猫手机。你要是知道这些名字,只能暴露自己的年龄了。
    “赢家的诅咒”纠缠着这些曾经风光一时的企业:2002年,孔府宴酒宣告破产;秦池酒已经无人知晓;2004年爱多VCD的掌门人胡志标被判有期徒刑8年;2005年熊猫手机的前掌门人马志平因涉嫌“虚报注册资本”被批捕。即使是那些没有沦为破产的“标王”企业,在成为“标王”之后就真的平步青云了吗?恐怕这里面的苦闷,只有它们自己知道。
    2007年,中投还没有正式成立,就匆忙宣布投资30亿美元购买美国黑石集团的股权。我在当时专门写过一篇文章,反对这笔交易。结果如何呢?这成了中投第一笔赔钱的买卖。最近,中国足协以年薪1.47亿元的天价聘请意大利教练里皮为中国国家男子足球队主教练,我仍然反对这笔交易。我当然希望里皮能够创造奇迹,不过,奇迹会不会发生,我们还是等等再看吧。
    该不该追求校花?
    为什么总是会有“赢家的诅咒”呢?有两个原因。首先,最根本的原因是信息不对称,因为竞拍者不知道标的物的真正价值,所以只能靠主观猜测,这就会带来判断失误。其次,最直接的原因是傲慢。赢家过于自负,总认为自己比市场上的其他参与者判断更为准确,而且求胜心切,志在必得。抱着这样的心态,不犯错误那才叫反常。
    在学校的时候,校花是我们暗恋的对象。校花的周围有很多追求者,他们都要对校花的真实价值做出评估,然后报价,报价最高者胜出。那个把校花娶走的哥们,一定是付出代价最高的。许多年过去了,娶走校花的兄弟,你过得还好吗?内心的苍凉和失落,要不要找个人诉说?
    存在“赢家的诅咒”,对赢家也好,对其他竞拍者也好,都不是一件好事。如果我们不想当受到诅咒的赢家,我们该怎么办呢?如果你非常世故,你应该选择不参与竞拍。我反对收购黑石的最主要的理由就是:黑石是干什么的?黑石是一家私人股权投资公司,它最擅长的就是把不值钱的企业包装好了卖个高价。现在它要卖自己,难道我们还不知道它想干什么吗?但是,总是退出竞拍也不是万全之策。排名第一的校花被娶走了,大家又会竞拍排名第二的校花,如果你总是不出手,最后只能落得一个孤家寡人。
    如果你非常狡猾,你可以让赢家先买走,然后做空赢家。你可以先让那个哥们把校花娶走,然后等他们过不下去了,再趁虚而入。但这是非常危险的策略,我们强烈谴责这种不道德的行为。
    最好的办法是什么?最好的办法是把我这篇文章和你的哥们一起分享,让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。越是竞争者多,越要谨慎求实,大家平心静气地谈谈,校花到底值不值得花那么高的代价去追。或许,大家就会改变当初的冲动想法,不去追校花了,然后,你就可以去追她了。
    图书信息
    《赢者的诅咒:经济生活中的悖论与反常现象》
    作者:理查德·塞勒
    出版社: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
    出版年:2013年3月
    【书评】何帆导读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·塞勒(一)
    【书评】何帆导读2017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理查德·塞勒(二)
    END
    本微信号内容均为何帆工作室成员原创稿件,如需转载,请务必注明版权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返回中青在线,查看更多责任编辑:
    声明:本文由入驻中青在线号的作者撰写,除中青在线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中青在线立场。
    阅读()